社会养老保险新政策

《风骚律师》之纳乔篇:罪与爱之歌

来源:头条报道 发布时间:2022-06-23 浏览次数:

伊格纳西奥·瓦尔加,诨名“纳乔”,一个跟随父亲从墨西哥到美国的二代移民,身兼瓦尔加皮具店少东家、萨拉曼加家族集团骨干、阿尔布开克职业盗匪等多个身份,最后死在了贩毒集团的斗争中。

很长一段时期里,我都谈不上有多喜欢这个角色,但观感也不差,和许多人一样,我对的他的第一印象是:“犯罪线”里除了一群老头、中年人、怪咖和奇葩外,总算有一个帅气又机灵的“实力偶像派”了。

不过,重新复盘纳乔在《风骚律师》里的故事,就会发现他的不简单:一方面,基于性情和选择,纳乔始终在breaking bad,不可抑制地走向罪恶与死亡;另一方面,在麦克的教导和对父亲的挂怀下,他又不断在breaking good,变成一个更好的人,并最终舍身成仁。

如此兼具堕落和救赎的人设,在整个BB和BCS系列里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下文,咱们就来回顾纳乔短暂、跌宕又轰轰烈烈的一生。

天生不安

纳乔第一次出现,是在S1E2里听从屠库调遣,准备把吉米和滑板兄弟拉去沙漠里埋了,满脑子妄想的屠库总觉得是FBI调查自己,无论吉米怎么解释都没用。

与其他两个应声虫相比,纳乔显得有勇有谋多了,他成功让冲动的屠库冷静了下来,搞清楚了事实,再对屠库晓以利害,这才让后面吉米的嘴派上了用场。

刚一登场,纳乔就展现了他沉着、冷静、聪明的一面,是个年轻有为的罪犯。

然而,纳乔如此为吉米求情,还有另一个隐蔽的缘由:他听到了吉米打算碰瓷贝琪的计划,得知凯特曼夫妇手上握有见不得光的150万,他准备把这笔钱抢过来。

“我喜欢打劫小偷,因为他们没法报警。”作为罪犯,纳乔还有非常阴损、危险的一面。更关键的在于,纳乔是背着屠库来找吉米的,同样属于不能让别人知道的“私活”,所以,他又是一个信奉“风险越大、回报越大”的赌徒(至少没出过大岔子)。

纳乔想拉吉米下水,是他最狡猾的地方,这不仅能得到许多情报和便利,还能借同伙的关系,在今后彻底吃死这个不老实的律师。

不过此时的吉米还相当人畜无害,在被拒绝了之后,纳乔也没强求,只是强调“我救了你”让吉米知道好歹,同时多给他一点时间考虑。

可纳乔低估了吉米的善良,接到预警的凯特曼一家无故失踪,在附近踩点的纳乔被当成嫌犯抓了起来,他进入了警方的视线,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

警方抓捕纳乔还有个原因,他们在纳乔卡车上找到了血迹,那是他运送滑板兄弟时留下的,这点却又不能明说,只能哑巴吃黄连——这个疏漏,说明纳乔胆大之余却不够心细,办事儿比较粗枝大叶。

等到吉米把自己捞出去时,纳乔还是不忘威胁他,现在外快没赚到,自己还上了警方的调查榜,不找捣鬼的吉米撒气还能找谁?

但吉米的说法让纳乔难以反驳:凯特曼家里有孩子,你自己办事不利索被捕,现在我还救了你……纳乔最终还是放弃了追究,经过这次教训,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。

等纳乔下一次出场时,就是他和“药耗子”沃莫尔德做交易了,他想用故意少给20美元试探对方底线、警觉性和可靠性的小伎俩,一下子就被保镖麦克识破。

纳乔这次交易最大的收获,是得知阿尔布开克的“江湖世界”来了一位老辣的狠角色……至于少根筋的沃莫尔德,纳乔根本没放在眼里。

因此,当纳乔看到沃莫尔德换了一辆炮车也不带麦克随行后,他立马不想和对方合作了——可纳乔管不住自己“喜欢抢贼”的毛病,他偷偷记下了地址,回头洗劫了对方。

结果纳乔还是小看了沃莫尔德的奇葩程度,对方报警后暴露了自己,弄得无法完全置身事外的麦克只能来找他解决问题。

麦克前往瓦尔加皮具店的经历,使我们见到了纳乔的另一面:一个帮父亲小作坊做事的、有孝心的儿子(个人猜测纳乔的母亲早逝,他是被父亲一手拉扯大,所以感情才那么深)。

曼纽尔的热情招待以及他过分为顾客考虑的经营风格,似乎也暗示了纳乔为什么要去犯罪:太过老实又不上规模的生意人赚不了钱,纳乔尊重父亲,却不会在这样没油水的小买卖上花大力气(他甚至可能在拿不义之财补贴家用)。

起初麦克提议一起处理麻烦,纳乔是不愿意的,等麦克一说“把你做副业的事透露给屠库”,纳乔立马乖乖听话了。

纳乔现在过着三重生活,其中两个都是非法职业,除了在萨拉曼加麾下做小毒贩外,他更多的时间精力都在干私活——哪怕纳乔的大哥不是多疑狠戾的屠库,其他犯罪集团恐怕也容不下如此油滑、私心重还容易招惹是非的小弟。

在明知其风险的情况下仍要这么做,不得不说,天性不安分的纳乔,从一开始就选择了一条走钢丝的犯罪之路。

噬主成性

怕什么来什么。

纳乔感觉自己背着大哥做私活的快要瞒不住了,于是他通过兽医找来麦克,出钱请他干掉屠库。

至于为什么会找麦克……一来通过几次交道,纳乔相信麦克有这个本事;二来知道自己底细的麦克,应该会理解他的苦衷;三来,麦克是新面孔,不会引人怀疑。

在介绍具体的刺杀任务时,纳乔进一步解释了他的杀心由来:屠库又开始复吸了,行事变得更加冲动疯狂,道格仅仅因为受到怀疑就被屠库爆头,自己的危险只会更大。

先不说纳乔是否活该担惊受怕,他在还未被屠库怀疑的情况下,第一反应不是考虑怎样隐瞒,而是直接杀掉大哥,一劳永逸解决麻烦,从黑道的角度来说,他确实是条“乱咬主人的疯狗”。

此时,人生导师麦克给纳乔上课了:光天化日干掉屠库风险太大,你的核心诉求是避开屠库,那我就用不开枪的方法把他送进监狱,代价是我被痛揍一顿。

面对麦克费尽周折的办法,纳乔一边是不解,一边又是佩服,没见过世面的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还能这么耍手段,相比起麦克,自己做事确实太毛躁太莽撞了。

如果说先前纳乔还只是钦佩,那么接下去受到萨拉曼加威胁、不得不来到谈判桌上的麦克,敢从虎口掳夺5万美元补偿金的行为,则是彻底让他折服了。

估计是在萨拉曼加麾下待久了,纳乔多少有些欺软怕硬(尤其怕萨拉曼加),他也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威胁赫克托讨价还价成功后仍能全身而退。

纳乔主动揽下了送钱的差事,没想到麦克再次做出了意外之举,分了自己2万5,理由是他没能完成纳乔的委托,屠库会提早出狱,要退还一些之前任务的委托金。

自此,领略了麦克的有勇、有谋、有心计、有原则、讲道义的纳乔,开始敬重这位值得敬重的老前辈,同时做事也收敛了许多,不再乱接私活,而是专心做他的小毒贩。

可是纳乔刚刚升起的敬佩的之情,没多久就被麦克的劫车行为给粉碎了,赫克托为损失了二十多万美元毒资大发雷霆,弄得下面人人自危,纳乔一下就猜到了是麦克的手笔——因为司机毫发无伤,不像是同行所为。

纳乔以为麦克想让警方找赫克托的麻烦,一度把麦克也视作了威胁…所幸他立刻冷静了下来,在确保麦克不会被发现、自己不会受牵连后,纳乔告知了好心路人被杀的消息。

蝴蝶效应越来越大。麦克的负罪心理最终导致了他和古斯塔沃的合作,并掐断了萨拉曼加的运毒线,逼得赫克托狗急跳墙去炸鸡店闹事。

也就是通过这次闹事,纳乔第一次见到了古斯塔沃,一个过着比他危险百倍的三重生活却仍能游刃有余的顶级罪犯。

这段时期,纳乔已经开始代替屠库收钱了,然而他仍旧不能松一口气,因为后面有另一座大山坐镇。小八上交的钱少了,自己想宽限一阵子,赫克托一发声,他就不得不再把小八拎回来揍一顿。

纳乔本以为送走屠库后就能不再提心吊胆,结果他的处境没有什么本质变化,甚至还更压抑了……

对此,纳乔也没什么好主意,只能尽心尽力地做好自己的事情,赫克托说要从炸鸡店那里拿6块“粉砖”,他就一定要拿走6块,绝不能在泰勒斯、维克托之流面前辱没了萨拉曼加的名头。

纳乔希望通过自己的优秀表现,在萨拉曼加集团里老老实实升职加薪,没想到机会/麻烦还是找到了头上。

赫克托打起了父亲皮具店的主意,想借此重建自己的运输线,这下纳乔慌神了,以他对父亲的了解,双方一接触绝对要坏事,他只能央求老头子高抬贵手,但赫克托坚持要把这份“赚钱的荣幸”赐予曼纽尔,根本不给纳乔提异议的机会。

随后纳乔注意到了赫克托的身体问题和吃药习惯……于是乎,他又动了杀意——所以说,纳乔这人真的有反骨,动不动就想着噬主,唯一的进步是这次他不用枪了。

纳乔去找沃莫尔德做胶囊,进而让麦克也知道了这个计划,老前辈这次没有劝阻,只是让他提防更可怕的人,同时提醒他把药片换回来,力求做到滴水不漏。

在成百上千次的练习之后,纳乔终于成功换掉了赫克托的药。

可这不是一个立竿见影的计划,纳乔没等到赫克托倒下,老家伙就要去皮具店视察了,纳乔无奈之下只得向父亲说了实情,恳请他能够委曲求全一阵子,别报警也别拒绝……父亲赶走了这个屡教不改的逆子。

显然,曼纽尔知道“萨拉曼加”这个名字,父子间类似的对话在以前也出现过,只是纳乔不仅没有改邪归正,还变本加厉把危险带进了自己家里。

曼纽尔是一个正直、善良、刚强乃至于有些迂腐的好人,所以,即便他已经从儿子那里知道了利害关系,真当赫克托笑嘻嘻的掏出钞票来赏赐时,他还是忍不住拂了老毒枭的面子。

纳乔像一个在火场中势单力孤的消防员一样,先是稳住父亲“多想想亲人”,不要得罪赫克托,随后又跑出去好言好语让赫克托别多想——但是赫克托直言自己不信任曼纽尔。

这回纳乔是真怕了,赫克托如此表态,说明父亲有被灭口的风险,此时他也不顾后果了,再次准备直接开枪干掉赫克托

正所谓关心则乱,纳乔的性格本质上是偏毛躁、冲动的,尤其是在危急情况下,重压会完全抹掉他“聪明”的优点。

幸运之神终于在关键时刻降临了:赫克托以谈判为由召集了纳乔等人,博尔萨亲自来到阿尔布开克,向他传递了“别再干扰古斯塔沃做生意”的集团命令,恼羞成怒的老匹夫被气得当场发病,纳乔总算不用找机会开枪了。

不幸的是,纳乔在偷偷捡药换药时,让身边积极抢救赫克托的古斯塔沃察觉了端倪,更不幸的是,古斯塔沃正是麦克口中那个“更可怕的人”。

越陷越深

纳乔专程来告诉父亲“结束了”,曼纽尔没开口,只是坚持让儿子把赫克托的钱拿走……无奈老爷子还是关心孩子,回头忍不住跑出来问:你啥时候是个头呢?

此时正是萨拉曼加的虚弱期,屠库和赫克托相继离线,如果纳乔能急流勇退、慢慢淡出,说不定真有那么一丝机会退出江湖(也只是一丝丝可能)。

纳乔嘴上说着“我在想办法”,实际上他却没那种打算,大佬博尔萨已经见过他和阿图罗了,保证萨拉曼加的地盘“一切照旧”,虽然双子在探病的同时也在镇场子,但纳乔相信自己可以借着这次机会爬得更高——噬主成功不光解除了隐患,也带来了晋升的好处。

所以再次去取粉砖时,纳乔比阿图罗更加咄咄逼人,俨然已把自己当成半个话事人看待了:看,我也像萨拉曼加一样狠。

可事实上,古斯塔沃早已跟踪发现了纳乔丢药的小动作,他一出手,就彻底吃死了纳乔。

阿图罗当面被杀,古斯塔沃又掌握了自己的把柄,纳乔这条咬主人的狗,只能被迫成为内奸。

为了把“受袭击”的戏演得逼真些,腹部中枪的纳乔被双子送到兽医那里抢救,总算是捡回一条命,兽医在治疗完毕后悄悄对纳乔说出了他的心思,希望这样的事别再出现。

我相信,是兽医的耳语,第一次促使纳乔真正萌生了脱离贩毒集团的想法。

之后,纳乔顺着古斯塔沃的意思,让冲动的双子和当地的替死鬼帮派火并了一场,双子团灭了对方,却也不得不回墨西哥去避风头。等事后向古斯塔沃述职时,纳乔猜到对方使了驱虎吞狼之计,空手就获得了一块新地盘。

纳乔这番话一方面是邀功,一方面也展示了自己的聪慧和眼光,潜台词是希望古斯塔沃能重用自己,现在他已经明白对方是比萨拉曼加更厉害、更高级、更有前途的罪犯了,他自然也想“人往高处走”——可惜他是一个叛徒,古斯塔沃根本没拿正眼看他。

身上枪伤还没好的纳乔,随后来到了父亲家里静坐。

无依无靠的纳乔没有任何归属了,只有在父亲的家里,他才能获得一丝安宁。

转眼间大半年过去了,纳乔已经坐稳了“萨拉曼加代理人”的位置,下起手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,实打实延续了萨拉曼加一族的办事风格。

可纳乔很清楚,自己只是表面上风光,背后仍然有一个人压着他,那个人远比屠库和赫克托更令他缓不过气来。

纳乔在这段时间里并不完全是在坐以待毙,他瞒着所有人,悄悄准备好了自己和父亲的新证件(不知道是不是吸尘器大叔艾德的手笔)。

不管以后会不会真的跑路,这条后路一定要先准备好——况且近一年来风平浪静,压力大归大,钞票也是没少赚。

接着,纳乔就见到了空降的拉罗,刚一打照面纳乔就明白,这个萨拉曼加是迄今为止最难对付的,没花多少功夫,对方便把阿尔布开克的情况摸了个七七八八,还去炸鸡店拜会了古斯塔沃。

从这时起,纳乔的内奸游戏被调整到了地狱级的难度,因为拉罗是和古斯塔沃同等级的对手,两个神仙打架,他这个夹在中间的小老鼠遭殃。

古斯塔沃接连吃了几次大亏,精心准备的借口也没骗到拉罗,深感此人难对付的“炸鸡叔”,最终决定对纳乔极限施压,拿他父亲做筹码,逼迫纳乔去取得拉罗的信任,以此找到拉罗的破绽。

炸鸡叔这一手,确实把纳乔的极限逼了出来,于是就有了后面他赶在警察破门前冒险抢回剩余货品的一幕。

拉罗对纳乔刮目相看,开始慢慢放权给他,而纳乔也吃了拉罗做的塔可饼,俨然一个上进的优秀后生

实际上,纳乔在拉罗来了之后一直有点“消极怠工”,他不想太出挑,现在这么一搞,他跑路的机会变得更渺茫了。

两个神仙没有下限的斗法,向纳乔释放了强烈的危险信号,他也顾不得时机好不好,只求抓紧执行跑路计划了,先借别人之手高价买下父亲的店,再慢慢抽身再伺机逃跑。纳乔敌不过父亲的心思敏锐和刚正不阿,曼纽尔来到他家义正言辞地表态:面对你做过的事,承担应该背负的责任,我是不会逃的。

纳乔独自一人的话是有机会跑掉的,但若是抛下了父亲,他唯一仅剩的底线,他继续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?

找吉米通知小八传递假情报后,被拉罗整得心惊肉跳的吉米忍不住质问纳乔:“我到底卷进了什么事?”纳乔心有戚戚地说出了心里话:你怎么想不重要,当你加入的那一刻起就没有回头路了。

参与贩毒摊上了屠库,送走了屠库换来了赫克托,弄翻了赫克托又迎来了古斯塔沃、招来了拉罗……

纳乔从一开始就踏入了沼泽泥潭,稍一挣扎便加速陷落,这又导致了他更剧烈的挣扎,结果就是越陷越快、越陷越深。

无怨无悔

古斯塔沃准备向拉罗展开反击了,当他向纳乔介绍新的联络负责人时,纳乔才发现,原来拉罗心心念念的“麦克”,正是自己敬服的老前辈、老熟人。

既然有这层关系,纳乔也不演了,先是痛骂炸鸡佬不是好东西,把他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换来麦克一句“你自找的”,纳乔被呛得哑口无言,转而说他父亲是无辜的。

纳乔相信麦克能理解他的苦衷,因为对方懂分寸、拎得清……曼纽尔不是局内人,这确实成了纳乔打动麦克的关键。

之后,尽心尽力的纳乔硬是完成了地狱级的内奸游戏,被保释出监狱的拉罗准备回墨西哥去,事情该结束了,对吗?

纳乔的出色表现赢得了麦克的尊重,他希望古斯塔沃能按照“约定”放纳乔一马;但在古斯塔沃眼里,这只能证明“咬主人的疯狗果然得狠狠抽打才能变得听话和有用。”

无论如何,纳乔都没有获得自由的机会。

更何况拉罗的临时起意,还把纳乔带去了贩毒集团的中心,这一举动直接把他推到了最危险的境地。

对于古斯塔沃来说,纳乔只是一颗能用则用、不用则弃的棋子,既然他机缘巧合进了拉罗的家,那就在成为弃子之前,多为自己的暗杀计划增加一点成功率好了。

纳乔虽然一头雾水,但聪明的他已经猜到古斯塔沃想干嘛了……身不由己的纳乔,只能无助地恳求对方不要大开杀戒、祸及他人——纳乔是个不安生的罪犯,但却不是铁石心肠的大奸大恶之徒。

然而在表面上,纳乔正经历着自己犯罪生涯上的“高光时刻”:被拉罗引荐给了集团老大埃拉迪奥。

“我想自己做决定,走我自己的路,任何人都不要想操控我,我不想成天担惊受怕。”这就是纳乔想要的东西,从他踏上犯罪道路后就注定无法拥有的自由和安全感……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,已经太晚了。

凌晨想去开门的纳乔偶遇了拉罗,后者对他说了不少实在话,如果真心投靠,自己将会成为有史以来萨拉曼加集团地位最高的外姓人,他不是没有犹豫……

但是为了父亲,纳乔别无选择。

之后发生的,就是前不久第六季里的故事了。在孤立无援的绝境下,纳乔不仅没有灰心丧气、任人摆布,反而还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生命力,躲过了奇瓦瓦黑白两道的搜寻,识破了古斯塔沃出卖自己的诡计,还一度冲出了萨拉曼加的围捕。

纳乔从未放弃过求生欲,他想活下去,他要活下去。

对于自己的处境,纳乔其实非常清楚,他可以独自逃出生天,但代价是放弃父亲这一最后的底线,而自己做不到这点,同时自己也无法对父亲用强,所以他才纠结难安。

但在与父亲的一通电话后,纳乔想通了:既然他已经落到了这般田地,自己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父亲,那就在绝对最坏的前提下,谋得一个相对最好的结果。

在纳乔迎来结局之前,有不少极具象征意味的场面,比如他躲进废油里的一幕,就和基督教的洗礼仪式如出一辙。

与正常受洗不同,纳乔接触的不是清水,而是浑浊的黑油,这也意喻了纳乔是在罪恶与污秽中完成了自己的净化新生。

之后乘车前往刑场时,纳乔的镜头画面同样给出了类似的暗示,强烈的背光、镂空的孔洞、赴死的叛徒,也令我想到了圣光、告解室、忏悔的罪人等等宗教元素。

纳乔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用主动选择的自我牺牲贯彻了他的爱,也实现了他的救赎。

更具体的分析和抒情,我已都在《风骚律师》S6E3的剧评里写过了,这里不再重复,怒放的沙漠玲花就是最棒的寄语。

纳乔这一生,拆解开后可分两字,一字为“罪”,一字为“爱”,尽管命不由己、令人唏嘘,却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。

谨以此文,献给BCS中走得最轰烈、震撼的角色。

附:《风骚律师》S6E3:我自横刀向天笑

【也欢迎关注我的公号“有爱评论区”。】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陆冠均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 有用 10 没用 0 这篇影评有剧透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